当前位置:江苏音符 > 趣闻 > 正文

美国机长的中国“五一”

来源: 新华社 时间:2017-5-2 16:56:00

  5月1日,在从东航上海飞行部前往上海浦东国际机场途中,格雷戈里·多德(右)和本次航班副驾驶芮晶在机组车上交流。 54岁的格雷戈里·多德是美国芝加哥人,当飞机驾驶员已超过20个年头。2013年,他来到中国,成为东方航空公司的一名机长。刚开始在东航工作的三年里,他几乎有三分之二的时间在上海生活。他用“超乎想象”描述自己对中国的印象,中国的快速发展让他深感佩服。 “五一”节这一天,格雷戈里·多德驾驶着MU717航班从上海飞芝加哥,飞行时间约14小时。他在去机场的路上告诉记者:“机长责任非常重大,飞机上的乘客超过250人,每个人都有家庭,有父母、爱人、孩子,所以我们承载的是1000多人的命运。我相信每个驾驶员都希望自己的飞行是完美的。” 新华社发(杜潇逸摄)

  5月1日,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,格雷戈里·多德(右一)在和机组成员开机组准备会,说明本次飞行任务。 54岁的格雷戈里·多德是美国芝加哥人,当飞机驾驶员已超过20个年头。2013年,他来到中国,成为东方航空公司的一名机长。刚开始在东航工作的三年里,他几乎有三分之二的时间在上海生活。他用“超乎想象”描述自己对中国的印象,中国的快速发展让他深感佩服。 “五一”节这一天,格雷戈里·多德驾驶着MU717航班从上海飞芝加哥,飞行时间约14小时。他在去机场的路上告诉记者:“机长责任非常重大,飞机上的乘客超过250人,每个人都有家庭,有父母、爱人、孩子,所以我们承载的是1000多人的命运。我相信每个驾驶员都希望自己的飞行是完美的。” 新华社发(林文乾摄)     

  5月1日,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,格雷戈里·多德在飞行前进行绕机检查。 54岁的格雷戈里·多德是美国芝加哥人,当飞机驾驶员已超过20个年头。2013年,他来到中国,成为东方航空公司的一名机长。刚开始在东航工作的三年里,他几乎有三分之二的时间在上海生活。他用“超乎想象”描述自己对中国的印象,中国的快速发展让他深感佩服。 “五一”节这一天,格雷戈里·多德驾驶着MU717航班从上海飞芝加哥,飞行时间约14小时。他在去机场的路上告诉记者:“机长责任非常重大,飞机上的乘客超过250人,每个人都有家庭,有父母、爱人、孩子,所以我们承载的是1000多人的命运。我相信每个驾驶员都希望自己的飞行是完美的。” 新华社发(林文乾摄)

  5月1日,在上海市东航上海飞行部,格雷戈里·多德在准备室里检测血压。飞机驾驶员在每次出发前都要进行血压、酒精等相关检测,结果正常才可以执行飞行任务。 54岁的格雷戈里·多德是美国芝加哥人,当飞机驾驶员已超过20个年头。2013年,他来到中国,成为东方航空公司的一名机长。刚开始在东航工作的三年里,他几乎有三分之二的时间在上海生活。他用“超乎想象”描述自己对中国的印象,中国的快速发展让他深感佩服。 “五一”节这一天,格雷戈里·多德驾驶着MU717航班从上海飞芝加哥,飞行时间约14小时。他在去机场的路上告诉记者:“机长责任非常重大,飞机上的乘客超过250人,每个人都有家庭,有父母、爱人、孩子,所以我们承载的是1000多人的命运。我相信每个驾驶员都希望自己的飞行是完美的。” 新华社发(杜潇逸摄)

 

  5月1日,在上海浦东国际机场,格雷戈里·多德(前右)和机组成员一起走向机场航站楼。 54岁的格雷戈里·多德是美国芝加哥人,当飞机驾驶员已超过20个年头。2013年,他来到中国,成为东方航空公司的一名机长。刚开始在东航工作的三年里,他几乎有三分之二的时间在上海生活。他用“超乎想象”描述自己对中国的印象,中国的快速发展让他深感佩服。 “五一”节这一天,格雷戈里·多德驾驶着MU717航班从上海飞芝加哥,飞行时间约14小时。他在去机场的路上告诉记者:“机长责任非常重大,飞机上的乘客超过250人,每个人都有家庭,有父母、爱人、孩子,所以我们承载的是1000多人的命运。我相信每个驾驶员都希望自己的飞行是完美的。” 新华社发(杜潇逸摄)

共1页 1

猜您喜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