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江苏音符 > 社会新闻 > 正文

黑夜里,这艘船上频频响起高频无线电,船主在做什么?

来源: 扬子晚报网 时间:2017-10-13 13:52:00

  近年来,随着我国城市建设的加快,水泥、黄沙等基础建材的价格一路飙升。冲着高额的利润,一些不法分子铤而走险,在长江流域疯狂盗采砂子贩卖,并形成了一条“采收销”的产业链。9月30日,南通市崇川区检察院对涉嫌非法采矿罪的刘某批准逮捕,涉案的多名运砂船主均被取保候审。

  图片

  靠高频无线电联系交易

   刘某现年27岁,老家在江苏省淮安市,初中文化。刘某曾和父亲在老家搞水产养殖,赔了几十万。为尽快还债,刘某2015年到南通,打算在长江里采砂赚点“快钱”。他买了一条载重200多吨的采砂船,配了吸砂泵,请了两个工人,开始在长江江面上承接采砂“业务”。刘某采砂的地点主要在两处:长江永钢水道附近水域和长江白北水道B7红浮附近水域。这两处,均不是政府主管部门规定的合法采砂地点。这一点,刘某心知肚明。

   2017年5月开始,刘某的采砂船进入业务繁忙时期,许多运砂船主纷纷找到他求购细砂。通常,运砂船主路过时,会主动把船靠过来,问刘某能不能打砂,刘某点头,这笔生意就算成了。

   打砂之前,刘某会用电话或微信联系运砂船主,让他们开到指定水域去,按照顺序靠上刘某的打砂船。船停好,刘某就指挥船上的打砂工人把砂管对着运砂船的货仓,另一头的管子伸到江里,发动机器,将江里的砂子吸到运砂船的货仓里,打满一船后离开,下一条船再靠过继续打。

   为安全起见,刘某会对这些运砂船分类排序,熟悉的优先打,不熟悉的等两天,一般都是深夜或者凌晨作业。为联系更多客户,刘某等人通过船上的高频无线电谈起了交易。翟某是安徽一名运砂船主,2017年5月下旬,他在船上通过船载的高频无线电频道,听到“小刘”(刘某)和别的船说,他那边可以打砂。之后,翟某通过无线电频道联系刘某打砂。当晚8点左右,在长江永钢水道通沙汽渡附近水域,翟某让刘某的采砂船采了一船砂子,给了2900元采砂钱。

  图片

  “采收销”一条龙

   运砂船主张某是刘某的老客户,2017年5月到8月,刘强伙同张某先后实施非法采砂4次,所采得的江砂共3200吨由张某分别销赃至昆山一家混凝土搅拌站和浏河闸外一个浮吊。和张某几次合作中,刘某非法获利1万多元,张某自己倒手也赚了2万多。像这样的“采收销”模式,是刘某等人靠卖江砂赚钱的最常见途径。

   以张某为例,这些江砂,由刘某直接打上来,现场卖给张某,再由张某联系下面的买家,加价出售。一般而言,运砂船一次运走800吨到1000吨的细砂,刘某每艘船能挣三四千元。当然,运砂船主再找下家买主或“黄牛”二次贩卖的话,价格要远远高于刘某的细砂“出厂价”,运费加上砂价,每吨能卖到18元到20元。

   2017年5月至8月,刘某伙同张某、鲁某等运砂船主,先后在长江永钢水道附近水域、长江白北水道B7红浮附近水域非法采砂20多次,盗采得江砂超万吨。他们采的江砂分别销赃至多地凝土制品公司。经南通市价格认定中心认定,目前涉案江砂销赃额总计30多万元,刘某非法获利7万多元。

   刘某涉嫌非法采矿一案,由长江航运公安局南通分局在工作中发现,刘某于2017年8月29日被抓获归案。刘某交代,他没有相关手续,也清楚在长江打砂是违法犯罪的,“看在长江打砂来钱比较快,别人也在打,存在侥幸心理。”

  图片

  检察建议保卫“黄金水道”

   河砂、江砂是保持河床稳定和水流动态平衡必不可少的铺盖层和保护层。非法采砂危害极大,会破坏堤防等工程设施,使险段增加,影响防洪;会改变河流流势,水位降低,影响供水、灌溉、水文观测等工程设施功能;会影响交通设施安全,易造成桥梁崩塌,并且危及过往船只的安全。

   检察官介绍,江苏境内长江干流可设立的可采区仅5个,南通境内无可采区。如果要合法采砂,采砂船首先要办《长江河道采砂许可证》,方可在可采区实施采砂作业。未取得许可证擅自采砂、或者有许可证但是在禁采区采砂的,都会触犯法律红线,受到法律严惩。目前,非法采砂适用“非法采矿罪”,处3年以下有期徒刑、拘役或管制,并处或者单处罚金;造成矿产资源严重破坏的,情节特别严重的,处3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,并处罚金。
因为非法采砂犯罪严重危害长江水文环境和生态安全,近日,南通市崇川区检察院结合办案,向水利主管部门发出检察建议,提出加大普法宣传、加强执法监管、加强内部管理、引导转产转业等几点建议,尤其针对长江上在夜间出动的非法采砂人员和船只要严打严办。这些检察建议,迅速得到水利主管部门书面回复,司法机关联手行政执法机关,合力保卫长江这条“黄金水道”。(通讯员 葛明亮 郭永玲 记者 于英杰)

共1页 1